济南网 济南网 > 公益信息 >

55岁卖报老妇抚养10余名弃婴

2012-04-13 17:03 济南网 济南网 (www.jinana.cn) 关注:

捡弃婴的女人

  “我再辛苦,也比他们没有家好啊!”正是这个朴实的想法支撑着55岁的陈祖秀。二十多年来,她靠卖报纸的收入给十余个弃婴安了临时的家。

  如今,在她身边,还有三个年龄分别是8岁、9岁、10岁的女孩。趁着暑假,三个女孩主动帮她卖报纸。

  凌晨3时,陈祖秀习惯性地起了床,穿衣、梳洗。

  15日凌晨3时,陈祖秀习惯性地起了床。

  穿衣、梳洗,“哗哗”的水声惊醒了熟睡的大女儿胡冬霞。

  “快起来,婆婆要走了。”胡冬霞打着哈欠把梦中的妹妹陈春艳和胡胜红喊醒。

  “今天你们就不出门了,再睡会儿,我一个人得行。”陈祖秀看了看坐在床上打盹的三个孩子,实在不忍心让她们干活。

  “等等,一起走!”孩子们清醒过来,一骨碌跳下床,提着凉鞋冲到陈祖秀面前。“妈妈,等等我们!”陈春艳一手拖住陈祖秀的胳膊,一手急着穿鞋。

  三孩子的名字都是陈祖秀取的。冬霞和胜红跟她前夫姓胡,分别10岁和8岁,她俩习惯称陈祖秀“婆婆”。9岁的春艳则随她姓,叫她“妈妈”。她们都是出生不久遭遗弃,被陈祖秀捡回家的。

  陈祖秀牵着三个孩子走出这个租住了六年的家――渝中区南区路137号,到两路口发行站领报纸。一路上,三孩子打打闹闹没完没了,陈祖秀也被逗得一路欢笑。

  陈祖秀负责的片区是两路口和菜园坝。百余份报纸领到手,陈祖秀先将其分类成叠,然后挨家挨户发送。为减轻她的负担,报纸刚分好,孩子们就各抢一摞抱在怀里。

  “比赛啊,看哪个送得快。”到了订户密集区,孩子们就让陈祖秀坐下守报纸,她们则拉开阵势比速度。话音未落,三孩子已撒腿跑开了。别看胜红最小,跑起来一阵风,最先返回。

  6时30分,菜园坝天桥旁,陈祖秀边等孩子边整理报纸。20分钟过去了,孩子们还没回来。“以往早回来了,不会出啥事吧?”她不时朝孩子们送报的方向张望,很着急。前年,她去送报,怕孩子们外出不安全,就把她们反锁在家。常在菜园坝活动的两个票贩子趁她送报之际,翻窗进入她家,试图用零食、玩具拐跑三孩子,恰被临时回家取东西的她发现。票贩子计划泡汤恼羞成怒,竟到菜园坝派出所报案,诬称陈祖秀是人贩子,他们才是孩子的父母。民警一番调查,还了陈祖秀清白……

  再等,仍不见孩子身影,陈祖秀撂下报纸慌忙去寻。

  “你出一,我出一,妈妈叫我收回一。”没走几步,陈祖秀远远听见孩子们玩游戏的声音,终于松了口气。原来,孩子们送完报纸玩起了游戏,竟忘了时间。

  “你们还晓得回来呀?”孩子们刚到面前,陈祖秀就训斥起来:“下次再这样,就不要你们出来了!”孩子们意识到错误,低头不语。随即,她们采取了撒娇攻势,摇着她的胳膊直说:“下次不了,不要生气嘛……”

  看到陈祖秀笑了,孩子们又活跃起来。趁陈祖秀整理报纸的间隙,她们忍不住继续玩起了刚才的游戏。

  10时30分后,所有报纸送完,她们回家休息。下午3时,陈祖秀出门订报,孩子们在家做作业。

生命重要

  20多年来,每每遇到弃婴,必定抱回家。

  一共捡了多少弃婴,陈祖秀已记不清了。“反正碰上了就抱回家,最少有十几个吧。”其中,有的养了几天就送到儿童福利院;有的养了一段时间,打听到孩子的父母,就亲自送回……

  陈祖秀至今记得25年前第一次捡到弃婴的情景——那天是腊月二十一,大雪纷飞。半夜,熟睡的她被一阵孩子的啼哭惊醒。循声而去,发现门外小背篓里有个婴儿,背篓里已积了一层薄雪。
 
 
 
当时,婴儿仅被一条旧单裤裹着,不停乱蹬的手脚,被背篓的篾条划开一道道口子,口子渗着血珠。“可怜啊!”陈祖秀赶紧把孩子抱回家,取暖、清理伤口,还给孩子取了个好听的名字“冬梅”——希望这个可怜的孩子如寒梅般坚强。

  一个多月后,陈祖秀听说冬梅是附近牟家的孩子——牟家为躲避超生罚款,竟把出生不足一个月的女儿抛弃了。确认消息后,陈祖秀为孩子做了十多件四季衣服,然后把孩子送回牟家。冬梅的父亲因怕罚款不敢抱回女儿,陈祖秀好言相劝:“亲生骨肉,难道你安心吗?”临别,陈祖秀还塞了20多块钱给冬梅父母,希望他们为冬梅买点吃的。

  如今,已成家的冬梅,对陈祖秀的恩情念念不忘,一直喊陈祖秀“妈妈”。

  20多年来,陈祖秀从四川广元辗转到重庆菜园坝、垫江等地,收养了不少弃婴。这些弃婴,有的被扔在路边,有的直接送到她家门口。冬霞就是她从街边捡的,春艳则是陌生人致电她到某地取包裹,陈祖秀前往时,只见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……

  “他们都是人命啊!”陈祖秀不忍丢下不管,哪怕日子再艰辛,她也要把孩子抱回家,“孩子是无辜的,不能让他们没有家”。

  陈祖秀育有五个孩子,四儿一女。如今,都已成家。对母亲收养弃婴的举动,孩子们既不支持也不反对。担心母亲过得太苦,儿子胡小平偶尔会资助一点,女儿胡小玲逢年过节会托人送来鱼肉。

  倒是周围很多人表示不理解。同行刘建军说:“她收养这么多娃娃,劳累一辈子,何苦呢?”确实,陈祖秀若不收养弃婴,完全可以到子女家安享晚年。

  对于老伴的乐善好施,丈夫刘洪君早已习惯:“随她,她就这个性格,改不了。”
善有善报

  “有说好事做不得,我偏说好事做得。”

  “有说好事做不得,我偏说好事做得。”对于自己的善举,陈祖秀很是执著。

  她一直相信善有善报。1979年,她在广元旺苍县一矿山当临工。一年内,她两次遇险,均奇迹般生还——第一次,山上一辆缆车翻滚下来,整车矿石把她掩埋,人们都以为她必死无疑。半小时后,大家把她刨出来时,发现她除了惊恐和少许擦伤外,啥事没有!

  第二次更险。一天下午,她外出办事乘中巴回单位。车行至一弯道处,刹车失灵翻下山崖。车上共八人,除她毫发无损外,三死四伤。

  两次历险经历,更坚定了她行善的决心。

  “她有一颗金子般的心,善良、拾金不昧。”这是报纸发行站站长谭俊华对陈祖秀的评价。

  2005年,他收到一市民对陈祖秀的感谢信。原来,这位市民买报时,把装有数千元现金和各种证件的皮夹遗失在陈祖秀的报摊上。陈祖秀发现后,拿着皮夹跑步追赶他刚乘坐的出租车,把皮夹物归原主。当他拿出500元感谢时,陈祖秀坚决不要。

  还有一次,陈祖秀在菜园坝卖报时捡到一个装有3000元的黑布口袋。担心失主着急,她抱着口袋在原地等了一天也没等到失主。最后,她把钱袋交给了火车站派出所。在菜园坝,提起陈祖秀,很多人都知道“她是个好人”。前几年,陈祖秀还抽空卖冰糕,常免费给流浪的残疾人冰糕吃。

  “现在这几个娃儿,对我很好,给我带来了很多快乐。”孩子们的懂事,让陈祖秀备感欣慰——洗衣做饭,孩子们不让她动手、操心。每天回到家,孩子们都会争相把做好的糖水端给她,为她端来洗脸水,给她捶背、按摩。

  “其实,我从没想过要娃儿报答我,她们能平安长大就好。我现在最大的愿望,就是让几个娃儿把书读好。”陈祖秀和老伴全心全意为孩子们的学业打拼。

  三人每学期学费就得三千元,加上每天坐车、吃饭的费用,每学期不下五千元。为供三姐妹读书,老两口不得不日夜操劳,一个送报,一个卖报。

  春艳和冬霞的优异成绩,最让陈祖秀欣慰。这次期末考试,她俩分别是班上的第一名和第二名。

  “胜红下学期要加油啊!”陈祖秀总叮嘱孩子们要认真学习。她说:“只要你们肯读书,我就是砸锅卖铁也会供你们!”

  永远的痛

  每帮助一个孩子,她的内心就少受一点煎熬。

  其实,在陈祖秀内心深处,有道伤疤一直在隐隐作痛:那就是,大儿子5岁时被她送了人,更让她寒心的是,收养儿子的那家人,并未善待儿子。

  大儿子5岁那年,小儿子出生,收入微薄的夫妻俩,无力抚养五个孩子。一筹莫展之际,在地质队工作的罗先生找到她,声称妻子不能生育,想领养一个儿子,只要答应他的请求,陈祖秀夫妻俩就会得到一笔酬金,并表示一定会给孩子最好的生活环境。正是最后这个条件,让陈祖秀夫妻动了心。他们决定,把大儿子送给罗家——没接受罗家厚礼,只是一再叮嘱:“求你们一定要善待孩子。”

  开始几年,陈祖秀一直与罗家保持联系,知道孩子过得不错。不料,几年后,罗妻因病去世,罗又娶了老婆。从那以后,陈祖秀的大儿子就再没好日子过,经常挨打、受饿。

  每次听说此事,陈祖秀就要哭上几天。后来,随着两家的搬迁,彼此失去了联系。陈祖秀一直放心不下大儿子,常常半夜做噩梦。一次,陈祖秀梦到大儿子问她要路费,说想回家。次日,陈祖秀四处打听儿子消息,才知儿子已去世了四年……

  “我对不起他啊!”说起大儿子,陈祖秀禁不住掩面失声痛哭。每次看到弃婴,她的脑海总会浮现大儿子的身影。因此,她把对儿子深藏的爱,都播撒在每个收养的孩子身上。

  没多少文化的陈祖秀,不懂得什么是救赎,只知道每帮助一个孩子,她的内心就可以少受一点煎熬。

[责任编辑:小伟]

关于55岁卖报老妇抚养10余名弃婴,其他人还感兴趣的是:

图说天下

关于济南网 | 联系我们 | 服务条款 | 广告服务 | 免责声明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 | RSS地图
Copyright © 2012 jinana.cn. All Rights Reserved 济南网 版权所有.